欢迎访问无限小说网,牢记永久域名 wenxuesk.com 电脑手机通用 !! 无限小说网是更新最快的小说网,无广告无弹窗,绿色阅读!!
最新网址:www.wenxuesk.com

萧若听他笑声有异猛然觉手中银枪竟从扎在他胸口的枪尖开始逐步逐步的消融过来……

萧若应变极快一抖手扔掉半融的银枪。双臂望上一振身形大鹏展翅般掠起闪开赤焰魔君双掌横扫一击。

他半空中一个筋斗踏空飘移稳稳落在天守阁的屋檐上姿势充满美感。

整个天守阁在熊熊燃烧萧若衣袂狂舞长飞扬左手拿着射日神弓右手飞快自箭壶中抽出一支黄金箭以令人难以想像的度搭箭上弦清喝声中一道金光电射附在塔壁上的赤焰魔君。

金光一闪而至赤焰魔君身在半空不易借力眼看就躲不开了他暴吼一声双掌齐出竟于间不容之际将金光夹在掌心两手力将黄金箭生生扭成了圆环随手扔掉。他哇哇大叫着挟着熊熊烈焰扑向皇帝。

“砰”的一声巨响瓦砾飞溅萧若所站立的屋檐整个被赤焰魔君击断所幸萧若身法如风已先一步掠开。

底下数十万人抬头仰望着这一场旷古绝今的大战当世两大绝顶强者的身手一般人根本看不清只见两道人影在燃烧的塔楼间追逐打斗时分时合罡风激荡烈焰飞舞直打得天昏地暗日月无光。

所有人无不心摇神驰心中暗暗祈祷整个京都陷入一阵异样的死寂当中只闻天守阁“哔哔叭叭”的燃烧声和两大级高手激烈地打斗声。

忽然。两人翻翻打打着进了天守阁内连续不断的激战声从里面传出来惊心动魄。

仅存的三位掌门:少林寺方丈明藏、武当派掌教清玄子、峨嵋派掌门冷云相互飞快对视一眼当下一齐展动身法风驰电掣扑入天守阁内。明知不敌也要去助皇帝一臂之力。

却不曾想三位掌门进得快出得也快。乒乒砰砰之声连响三大掌门的身躯撞破塔壁飞了出来摔倒在地上。老半天爬不起来一个二个头眉毛都烧焦了。受伤不轻。

此时天守阁内剑气纵横。打得更为激烈。两人盘旋直上从第三层打到第四层再到第五层、第六层……猛听轰隆一声巨响砖石飞溅中两人冲破天守阁的塔顶双双跃身而出人影乍分。分别立于塔顶一侧。

底下数十万人看得叹为观止轰然为皇帝助起威来。数十万人的高呼声震耳欲聋惊天动地。

萧若左手跨弓右手持剑昂然卓立神威凛凛。犹如天神降世。

他手中长剑是武当掌教清玄子所用的真武宝剑清玄子适才被赤焰魔君打出去后宝剑由萧若接过。这柄真武宝剑乃武当镇山之宝。比萧若原先所使的天子佩剑也不遑多让。

两大绝世高手遥遥对峙气息凝重无比。

萧若耳聪目明站在这高高塔顶依稀可见西南方地平线尽处浓烟滚滚隐隐可以听到火炮轰击声。

“看来阮飞龙所率的海军已与孙瀚的海寇军打起来了。”萧若面色镇定如恒。

对面赤焰魔君上前一步通红地虎目死死盯着他喝道:“小子你原本就不是真正的皇帝!这大好江山分我一半老夫饶你一命!”他很清楚萧若地底细。

“你听听……”萧若双目微闭手臂张开脸上洋溢着陶醉的笑意“你听听将士们自内心地欢呼声谁敢说朕不是真的皇帝!朕可以告诉你中华数千年历史像朕这么得民心的皇帝屈指可数!”

得民心者得天下这一古老谚语在任何时代都是真理。

赤焰魔君恼羞成怒“那就去死吧!”挟着一团烈焰扑向萧若。

萧若手中剑芒大张破空哧哧作响手腕一震处霎时剑气纵横银电横空如匹练变幻无方与赤焰魔君战在一处。

转眼二十多回合过去忽然喀喇喀喇一阵令人毛骨悚然的断裂声响起天守阁摇摇欲坠。天守阁中部原本就烧得最厉害后来在激战中不少支撑的柱子墙壁都遭到损毁现在烧到这份上天守阁已出现从中部倾塌下去的迹象。

底下数十万将士一片惊呼两大绝世高手依旧在塔顶舍生忘死的搏斗着。

萧若一招出剑时忽然宝剑离手朝赤焰魔君掷去同时自肩后箭壶内闪电般抽出三支黄金箭“嗖嗖嗖”连珠射向敌人。

弓弦响处三道金光闪电一般射至加上掷来地宝剑饶是赤焰魔君有通天彻地之能也难以应付。

他拼尽全力才闪开宝剑双手各接住一支黄金箭终于还是被一道金光穿透大腿。他仰天悲嗥声震九天。

射空的宝剑在虚空中划过一道弧线又盘旋着飞了回来萧若伸手接住身法施展到极至一面应付赤焰魔君一面迅下塔。翩若惊鸿的身形在檐宇间腾跃起伏。

两人相距稍远时萧若便将宝剑郑向空中弯弓搭箭射向敌人。

然而赤焰魔君全力提防皇帝的弓箭黄金箭虽强劲绝伦、快如闪电再想伤到他十分困难。

两人身法迅疾如风不多时便一路打在塔下兀自剑光席卷劲风呼啸打得难解难分。

两人身形交错之际萧若右手松开宝剑伸到肩后去抽箭……却不料摸了个空黄金箭已然告罄。

赤焰魔君见状洪声哈哈狂笑不已“皇帝小儿你没箭了吧?看你还拿什么射!”

萧若面色沉静若水。空着的右手照样拉开弓弦拉到一半时赤焰魔君已攻了过来他只得松开弓弦接回宝剑又与他战在一处。

头顶上方砖瓦断木扑簌簌坠落下来火焰中的天守阁生剧烈倾斜摇摇欲坠而决战中地两大绝世高手浑然不觉。远处士兵出一片失惊大呼声……

呼声未了天守阁上半部分终于倾坠下来“呼呼”声里。直有泰山压顶之势。

“皇上当心!!”

“天哪塔楼塌下来了!!”

“皇上快闪开……”

萧若恍若未闻。咬紧牙关剑光如雪。猛攻赤焰魔君……终于武当镇山之宝的真武剑也被敌人震得寸寸碎裂……

劲风压顶一座小山似的巨大塔楼猛然坠地将两人身形吞没轰隆隆一阵地动山摇尘土溅起半天高。

在场所有将士惊呆了表情不约而同凝固在那一(bsp;瞬间。无边地悲痛填满心胸有种嚎啕大哭的冲动……

只有极个别高手看清塔楼坠下的一刹那有道轻烟般的人影飞跃而出。待尘烟略散将士们看清坠落塔楼不远处一个身着金甲的身影时呆了一呆旋即纵声欢呼。也不知多少人当场喜极而泣。

震耳欲聋的欢呼声当中忽然摔成半毁的塔楼晃动了一下。

笑声戛然而止。所有将士几乎不敢相信自己地眼睛。

“那魔头还没死?!”

“他他、他还活着……”

“真是老妖怪!”

一声难以形容的巨吼冲天而起半毁地塔楼晃动着升离了地面底下一个浑身血污的老头双臂高举硬是将小山般地塔楼举了起来。

城内全体士兵看得眼睛都快暴突出来如置身梦中不少人吓得摔倒在地上想大叫却叫不出声来。

就在这时小山似的塔楼动了赤焰魔君举着塔楼冲向皇帝面目狰狞几无人的气息。

在所有人惊骇欲绝的目光中皇帝一脚前一脚后弓步下蹲缓缓弯弓搭箭瞄准冲来的赤焰魔君开弓如满月……

皇帝的神奇箭法将士们都是极有信心的正要松一口气……猛然看清弓上根本就没有箭皇帝竟是在拉空弓!

“皇上你没上箭!”

“不要啊!皇上快闪开……”

“皇上快躲!”

众将士简直要抓狂了那老魔头又不是惊弓之鸟怎么可能被空弓吓到?!他们听到老魔头低沉地狞笑声心都一瞬间提到了嗓子眼儿……

弓弦响处赤焰魔君的笑容顿时僵在脸上瞳孔急遽扩大一缕无形有质的锐风疾袭而至有如箭矢……

血光乍现赤焰魔君脚步停下咽喉处赫然出现一个血洞由前至后被射了个对穿。

赤焰魔君颤巍巍僵立当场摇摇欲坠面色反而松驰下来嘴唇开阖艰难地出声音“为什么?为什么你能坐天下而老夫不行?”

萧若上前一步用只有他一人听得清的声音道:“因为你选错了时候逆天而行究竟没有好结果。若是那短命小子姬煌在当皇帝你或许真有可能君临天下唉……”末了深深一叹乎内心。

赤焰魔君面上掠过一丝欣慰之色再也支持不住小山似的塔楼压将下来把他压得粉身碎骨。

雷鸣般的欢呼声这才响起“万岁“万岁”之声连绵不绝震动大地响遏行云。

忽然两个扶桑人鬼鬼祟祟也不知从哪溜出来他们地衣着式迥异于寻常扶桑人神情惊惧难言蹬蹬蹬跑到皇帝面前扑通一声翻身跪倒拼命磕头不已咚咚咚个个货真价实。

这两人一跪天守阁附近最后负隅顽抗的全体幕府士兵也哗啦啦跪倒。天朝方众将士迅安静了下来大名们面面相觑脸色都有些古怪。

萧若扫了面前这两扶桑人一眼微微冷吭一声淡淡道:“你们是什么人?”

其中一个面容清瘦的扶桑人又磕了个头恭声道:“朕……噢不!罪臣乃是扶桑国地天皇乞求皇上饶命!”

另一个中年扶桑人也顿道:“罪臣是扶桑国幕府大将军请皇上开恩。”

一个天皇一个幕府将军扶桑的最高统治者就是这两人了。他们的一跪意味着扶桑国无条件投降。

扶桑诸藩的士兵们看见这一幕心底里不是很好受。幕府将军还罢了而天皇在所有扶桑人心目中却并非凡人而是神活着的神!如今神也向他人下跪乞命让在场扶桑人不大接受得了。

不过再转念一想他们的天皇是神那么更高贵的天朝皇帝自然也是神了神向更强大的神跪拜也理所当然。这么一想他们心里也就坦坦然了对天朝皇帝越敬畏不自觉的也纷纷跪倒于地。

萧若心胸大畅这个历史上给了中华民族极大创伤与耻辱的民族现在就臣服在自己面前他们的最高统治者匍匐在自己脚下。历史上的悲剧已经不可能生了!

萧若本想狠狠折辱一下这两个扶桑统治者再一转念现在的扶桑人和中华民族没那么大仇恨征服了也就是了再折辱不免有损泱泱大国气度。

当下宣布将整个扶桑国并入天朝扶桑原本的制度、风俗、语言、文化一并废除一切照搬中土的。扶桑天皇和幕府将军封为公迁居中土京城未奉诏终生不得离京。

扶桑天皇和幕府将军大声谢恩不已泣涕交流。

至此东海扶桑国不复存在与高丽一起并入天朝版图……

最新网址:www.wenxues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