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无限小说网,牢记永久域名 wenxuesk.com 电脑手机通用 !! 无限小说网是更新最快的小说网,无广告无弹窗,绿色阅读!!
最新网址:www.wenxuesk.com

就在小狐狸白晴,带着言宁纵跃山间,扬言要让他见识一下涂山的奇特时...

匆忙离去的大妖月瑶,却出现在了狐族禁地的深处,一个看上去年深岁久,隐藏在茂草密藤里的洞府前。

洞府外几根巨大的图腾石柱,已经被风化得有些斑驳,爬满苔藓的石板上,隐隐还能看出些浮雕纹路来,一眼看去,全是岁月变迁后,在此留下的印记,寂静萧索中,透出几分苍凉...

刚一落上平台,便听见洞府内传来一阵低沉的声。

“你这丫头,精神头不错啊,快进来说话吧...”

这声音,仿佛是透过岁月长河,传来的呢喃,暮暮沉沉的,无悲无喜...

作为一个不知道修行了多少年月的化形大妖,被叫做丫头的月瑶,竟然没有丝毫不适,脸上闪过一阵,与那一身雍容淡雅气质完全不符的娇羞,随即缓缓推开石门,走了进去。

洞府内,几座造型各异的石狐雕像,托举着晃动的火苗,把里间照的忽明忽暗,看不清陈设。

一位老者,盘坐在中间巨大的青石祭坛上,垂眼低眉。枯瘦的身体蜷缩在一起,让青色的袍子,看上去有些宽大,佝偻得像是能被一阵风就刮走了一般。脸上深陷的皱褶,就像是枯朽老树上露出的年轮一般,在讲述着时光荏苒留下的信息...

“老祖宗,月瑶此次出去,可是带回来一个您意想不到的人呢!”月瑶脸上泛着狡黠的得意神情,像极了向长辈邀功请赏的撒娇模样。

老者苦笑的摇头,叹了一声:“哎..苦了你这丫头,隔断时日,就要出去冒险一回。”

接着,老者又意兴阑珊的继续说道:“能有什么意想不到之人?这年头,外面那些修士,大多都是些沽名钓誉,被吹捧上天的肤浅之辈...便是有些真才实学的,也被那些人护得跟眼珠子似的,岂能被你轻易掳来?”

“嘿嘿,老头儿!这回这人啊,还真和以前那些不同...咯,给你看看,这是什么!”月瑶神气无比的说完之后,就将从言宁那儿拿来的黑色令牌,递了过去。

被叫做老头,青袍老者似也不恼,用如同枯枝般的手指,颤颤巍巍的点了点月瑶,很是无可奈何的样子。

接着摩挲着令牌,皱眉耷眼的眼睛,突然就睁得老大,有些激动的喊道:“‘玄黓令’!!你找到‘玄黓’门的人了?!...不对,他们那一门,可都断了几千年了,怎么会还有门人...应该是某个得了其传承的修士,也一道收获了这枚令牌,被你这丫头碰上了,对吧?!”

老者眼中闪过的精光,让整个人看起来,如同是枯木逢春了一般,振奋激动不已,再没有一丝一毫暮气沉沉的样子!

“哈哈,老祖宗果然明察秋毫,足不出户,就能知晓外界大势,洞察敏锐之极,什么事情都瞒不过您!”月瑶极其夸张了吹捧了一番,接着又缓缓讲述道:“此次能抓来这人,说来也还真是凑巧!泣血涧外头,有一座大阵,老祖宗您还记得吧?月瑶这回出去时,赶巧路过....”

“糊涂!跟你说了多少次了,泣血涧那地方,最好躲得远远的,这些年来,里面的那些鬼东西,愈发的不安稳了,搞不好,又要出什么大乱子!别以为你才刚进八阶,就能为所欲为,一旦出了岔子,老夫都救不了你!”不待月瑶说完,青袍老者极为严厉的断喝,看上去对泣血涧大为忌惮。

接着,又一副碎碎念道的样子,有气无力的说道:“你就听点话吧丫头,别给老夫添乱了,行吗?”

“哼!老头,我不去泣血涧冒险一次,又怎么会碰上这回这般合适的人选!”月瑶白眼一翻,娇哼道。

“屁的冒险,你这是在玩命!就算是得了些许‘玄黓门’传承的修士,也一定就真对咱们有用,更不值得你这般做,明白吗?”老者余怒未消的叮嘱道。

“月瑶起初时,也是没抱太大希望,只觉得既然跟‘玄黓门’有关联,让他试试也无妨。但后来,我又用‘勾魂引念’拷问了一下,发现那小子,好像并非只是获得了‘玄黓门’传承,那么简单...”月瑶语气一变,终于又恢复到之前那雍容雅致的模样,将言宁交代过在遗址中的经历,徐徐道来...

半晌过后,青袍老者终于直起身来,深陷的眼窝中,闪过睿智的惊喜。

捋着垂至下颚的白眉,点头说道:“如此看来,还真如丫头你所言,那遗址,怕还真就是那位留下的传承之地。你抓回来的那小子,恐怕也未尽实言,不可能跟他说得那样,就仅仅只得了几本阵法典籍那么简单!”

“我也知道,那小子肯定是有所保留,能在我引动神念的情况下,还能挣脱出来筑基修士,月瑶可是头一回遇到,真是不简单!要想知道更多的,除了搜魂之外,也别无他法了...所以啊,这不是来找老祖宗您,来拿个章程嘛!对‘玄黓门’我都了解的不多,更别说传说中的那位了!要不老头你亲自去试试,或许启一卦问问,看这回到底有没有希望?”月瑶语带希冀的问道。

“嗯...那一门之人,惯会弄鬼,粘上毛比猴都精,比咱们涂山一族还像狐狸...有点手段,倒也不意外,否则也不会得到那位的传承了!才筑基期啊,修为有点低了,不过资源,咱们倒是不缺...你说的那小子,这会儿人在哪儿呢?”老者沉吟了一会,问道。

“我让晴儿盯着他,在附近逛逛,也没做什么限制,只要他人在咱们涂山中,也不虞飞跑了。不管有没有用,先尽量交好一番再说,免得到时心头起了怨念,最后吃亏的还是咱们,他一个人类蝼蚁而已,宰了也就宰了,不值一提!要是因此坏了咱们大事,那可就万死莫赎了...老祖宗这会儿要见见吗?”月瑶不紧不慢的回道。

“不急,稍后你让晴儿带他到‘月牙泉’边的那处破损,去试试成色再说。要是一开始就给其太高的礼遇,被瞧出虚实来,反过头拿捏咱们,反倒是不好办了。”老者一摆手,拒绝道。

月瑶听闻之后,明显大为不以为意,黛眉一拧,连气势都忍不住释放了出来。

袖口一挥的展颜说道:“就凭他一个人类的筑基蝼蚁,还敢在咱们涂山放肆不成!!老头,你是不是老糊涂了,咱们以礼相待,已经算得上是最大的客气了!还礼遇?拿捏?本座都不用威逼,只需带他到其他几族去走一圈,让那小子看看那几家是怎么对待人类修士的,还怕他不乖乖听话?”

“要不是我摸不准这‘玄黓门’的深浅,想着跑你这儿来问问,那小子这会儿就已经被本座关起来了,哪还有闲情让晴儿去陪他!以前抓来的那些阵法师,也没见你这般重视过啊!”

月瑶的这幅样子,似乎是觉得涂山一族的威严,受到了挑衅一般,很是不依不饶。

“急什么急,都是掌管一族一脉的化形八阶了,怎么还是这般毛毛躁躁的!”老者语带无奈的责备了几句,遂又耐心的解释说道:“如果那小子真的是身怀那位的传承,那这可就不仅仅是修复咱们‘祖阵’破损,这么简单的一件事情了,或许,还是咱们涂山一族的天大机缘呐!”

月瑶听完后一惊,面露难以置信的神色。

见老祖宗说得郑重其事的样子,眼带着好奇的问道:“老头,你神神叨叨的,是算到什么了吧?快给我说说,是什么样的机缘,能让老祖宗你都这般重视的?咱们涂山一脉,什么都不缺,就算是他身怀那什么棋阵子的传承,最多也不过是阵典、功法一类的东西,对我们妖修来说,丝毫没用,用得着这般郑重吗?!”

“那位棋阵子...老夫也是听长辈说起过关于他的事迹,说起来,咱们涂山一脉,能在万圣山中能站位脚跟,布下的‘祖阵’也是得益于他的馈赠...”青袍老者追忆的话音,变得悠远了几分。

接着又继续讲述说道:“如今万圣山中的老一辈,或许还有那么几个,记得这位人类惊才绝艳的大能修士,那真是用神鬼莫测,翻云覆雨来形容,也丝毫不为过啊!”

“可是也正是因为咱们涂山一族,与他有类似于这般香火之情的交集,才知道的比其他人,更多一些!以那等修为通天,在数万年前别说是元婴了,就算是化神修士,都被其压得抬不起头来的修为,你说他最终的结局,会不会与其他修士,有所不同?”

“老祖的意思是??!!”月瑶面容大惊的,捂着嘴巴,用手指了指天。

老者轻捋垂须,默然的点了点头,大有深意的像是默认了一般....

“不可能!!这样的事情,数万年都没有听说过了,就算是化神期,这数千年来,人、妖两族都没人能触碰过了,不是说飞升之路,在此界早就断绝了吗!!”

月瑶的表情,从最初的怀疑,到惊喜,再到现在的激动难耐...

最为八阶大妖,几乎要问鼎修仙界就顶尖的存在,自然能意识到,老祖宗话里的机缘,意味着什么....

最新网址:www.wenxues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