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无限小说网,牢记永久域名 wenxuesk.com 电脑手机通用 !! 无限小说网是更新最快的小说网,无广告无弹窗,绿色阅读!!
最新网址:www.wenxuesk.com

虚夜宫,某大殿。

萨尔阿波罗道:“你一定很奇怪吧,关于你卍解的情报,是在给他治疗的时候,从寄生在他身上的录灵虫身上获得的,对我来说,他只是个搬运灵虫的箱子而已。哈,因为箱子坏了就生气?我又不是三岁的孩子。”

听到这番话,阿散井恋次不禁有些怒气上涌道:“你简直就是个人渣!”

萨尔阿波罗依旧一脸奸诈道:“你的话还真是出乎意料啊,伤脑筋,算了,反正你也不是我的对手,也逃不出去。友情提示,你可千万不要乱来,我还是第一次亲眼见到能使用卍解的个体,坦白的说,我十分开心,你最好能保持在全尸的状态下死去!”

——————

另一边。

“凌舞吧!袖白雪!”

露琪亚轻喝一声,骤然将斩魄刀解放,周围的温度骤然降低,片片冰花飘散在空气中。

“哦,你要对我攻击了吗?”

看到她这个样子,志波海燕却露出了邪魅的笑容。

而露琪亚说完,身形突然暴退,瞬间消失在原处。

看着消失在原处的露琪亚,志波海燕嘴角扬起一抹诡异的弧度,身上陡然爆发出惊涛骇浪般的杀气,向四面八方蔓延。

看到这一幕,露琪亚心中的火焰越来越强烈,她猛然转身,挥动斩魄刀再次冲向了志波海燕。

她不相信,凭借自己的实力无法战胜他。

志波海燕嘴角勾勒起一丝残忍的微笑。

他伸出手,在虚空中划动几下,顿时一个巨大的黑洞浮现在空中,随即一个接一个的黑点从黑洞中飞射而出,这个黑洞的速度极快,眨眼之间,整个大殿的所有空间全部被塞满。

看到这一幕,露琪亚心中一寒,连忙催促着斩魄刀向着志波海燕冲去,她现在只想快点摆脱掉眼前的这一切。

“轰!轰!轰!”

露琪亚挥动着斩魄刀,不断的砍击向志波海燕,但是却无法破开这黑洞。

“你以为你这么做有用吗?”

志波海燕的声音传了过来,在露琪亚耳朵里响起,带着一种阴测测的感觉。

露琪亚抬头看向志波海燕,只见他正一副嘲弄的表情看着自己,仿佛就像是猫看老鼠般。

露琪亚冷哼一声,继续催动斩魄刀,不断攻击向志波海燕。

她相信,凭借她的实力肯定能够破开黑洞,到时候她就可以逃出升天。

可惜她错估了现实的残酷。

在这些黑球撞击在斩魄刀上面的瞬间,斩魄刀便瞬间崩碎,变成粉末洒落了下来。

看到这一幕,露琪亚心里一凉。

怎么可能?

自己的斩魄刀怎么可能会破不开这些黑洞呢?

那只不过是用微弱的灵压制造出的小小障眼法而已。

看着眼前这一切,志波海燕笑的越加灿烂,他慢悠悠的说道:“你知道吗,刚才的那些都是我用灵压制造出来的幻象,而这些只是我释放出来的,你的斩魄刀在这一刻根本无法阻挡住我,你也无法从这幻境中挣扎出来,你的死亡只不过是早晚的事情罢了。”

“混蛋!你根本不是海燕大人,你究竟把海燕大人怎么样了?”

露琪亚怒吼一声,身上灵压滚动。

看到这一切,志波海燕露出一抹玩味儿的表情,说道:“哼哼!既然你已经没办法从这个幻境中逃出来了,就乖乖的受死吧!”

说完,那些黑洞陡然从四面八方袭来,向露琪亚笼罩而去,顿时将露琪亚包裹在内。

“该死!这到底是什么鬼东西啊!”

看到这一切,露琪亚心中大骇,这一切显得有些可怖。

“呵呵呵,我是谁,你还没资格知道!”

看着眼前的黑色光球,志波海燕冷笑连连。

而眼见露琪亚要被吞噬的时候,整个大殿微微颤动起来震颤,接着大殿内竟然出现了一层浅浅的水域,整个水面上掀起层层浪花,一条条水龙咆哮着飞起。

“初之舞·月白!”

接着,露琪亚轻喝一声,用斩魄刀的刀尖在地上画了一个圆圈,周围的水域竟然也凝结成了一个圈,随之冰圈冲天而起,形成一道冰柱。

只这一击,原本遍布四周的黑洞骤然消失的无影无踪。

“哈,不得了啊,竟然化解了我的攻击,看来你真的是成长了啊,露琪亚。”

志波海燕这样说着,眼中却满是戏谑之色,他将刀身一转,再次发动攻击。

此时,冰圈已经形成,水龙咆哮着向着黑洞冲去,与黑洞产生激烈的碰撞,整个大殿剧烈晃动起来。

“轰隆隆!轰隆隆!”

巨响不绝于耳,整个大殿都仿佛要塌陷了似的。

露琪亚的双脚被震的连连后退。

而就在这时,一道剑气从大殿外飞了进来,在冰圈之上留下一道深深的痕迹。

“嗯?这个女人有点意思啊,竟然用剑气破除了我的攻击,看来你比我预料的要厉害不少啊!”

志波海燕眯起了双眼看着站立在大殿之中的露琪亚。

“哼,那就让你尝试一下什么叫做真正的力量吧!”

他说完,手握斩魄刀,向露琪亚斩去,只见斩魄刀上的红色灵纹闪耀起来,随后一柄锋利无匹的血刃出现在斩魄刀上面。

红莲出鞘的瞬间,一股恐怖的威势从斩魄刀上弥漫开来,让周围的空间都微微有些扭曲。

这个时候的露琪亚也不敢有任何大意,全神贯注的盯着那一柄巨大的血色刀刃。

看到这里,露琪亚不由的皱了皱眉,因为她感受到了一股浓厚的死亡气息,仿佛是来自地狱一般,让她有种喘不过气来的窒息感觉,甚至在那一刹那她都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已经停止了运行。

“呼!好险!”

露琪亚长出一口气,看来这个志波海燕比想象中的还要可怕。

“你这样的程度也想阻止我吗?太嫩了吧!”

志波海燕大笑着,手中的血色巨刃狠狠的向着露琪亚斩下。

“不,不要啊!”

露琪亚闭上了眼睛,不敢去看那可怕的刀芒。

可是等待了半天,她都没有等来想象中的痛苦。

睁开眼睛,却发现志波海燕正笑嘻嘻的站在自己面前,手中的血色巨刃还悬在空中。

那种强大的压迫感并未消失——

“沈兄!”

“嗯!”

沈长青走在路上,有遇到相熟的人,彼此都会打个招呼,或是点头。

但不管是谁。

每个人脸上都没有多余的表情,仿佛对什么都很是淡漠。

对此。

沈长青已是习以为常。

因为这里是镇魔司,乃是维护大秦稳定的一个机构,主要的职责就是斩杀妖魔诡怪,当然也有一些别的副业。

可以说。

镇魔司中,每一个人手上都沾染了许多的鲜血。

当一个人见惯了生死,那么对很多事情,都会变得淡漠。

刚开始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候,沈长青有些不适应,可久而久之也就习惯了。

镇魔司很大。

能够留在镇魔司的人,都是实力强横的高手,或者是有成为高手潜质的人。

沈长青属于后者。

其中镇魔司一共分为两个职业,一为镇守使,一为除魔使。

任何一人进入镇魔司,都是从最低层次的除魔使开始,

然后一步步晋升,最终有望成为镇守使。

沈长青的前身,就是镇魔司中的一个见习除魔使,也是除魔使中最低级的那种。

拥有前身的记忆。

他对于镇魔司的环境,也是非常的熟悉。

没有用太长时间,沈长青就在一处阁楼面前停下。

跟镇魔司其他充满肃杀的地方不同,此处阁楼好像是鹤立鸡群一般,在满是血腥的镇魔司中,呈现出不一样的宁静。

此时阁楼大门敞开,偶尔有人进出。

沈长青仅仅是迟疑了一下,就跨步走了进去。

进入阁楼。

环境便是徒然一变。

一阵墨香夹杂着微弱的血腥味道扑面而来,让他眉头本能的一皱,但又很快舒展。

镇魔司每个人身上那种血腥的味道,几乎是没有办法清洗干净。

最新网址:www.wenxues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