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无限小说网,牢记永久域名 wenxuesk.com 电脑手机通用 !! 无限小说网是更新最快的小说网,无广告无弹窗,绿色阅读!!
最新网址:www.wenxuesk.com

哈嗤、哈嗤!

巨蜥甩着唾液的呼吸声清晰可闻,它暴躁地来回踱步,寻找着消失不见的任逸二人。

黑色粘稠液体也像蠕虫般试探着从缝隙中流淌,扭曲着爬下,在地面凝成一滩,寻找着踪迹。

“咳咳……”任逸躲在墙后,突然咳嗽了两声。

黑色液体闻声暴涨,扭曲着卷成一股两人粗的水柱,龙卷风一般冲天而起!

巨蜥察觉到这边的异状,长尾一甩,携带起整个狭小楼层里的不断冲撞的飓风,以摧枯拉朽般的姿态撞击而来!

任逸浑身冷汗、肌肉紧张到了极点,却忍住一动不动,任凭黑色巨浪奔涌到眼前。

下一秒,任逸的身影扭曲消失。

同时,黑色巨浪上空气旋涌动,任逸忽然出现!

他闭上双眼,张开双臂,收起所有力量。

一动不动地,向着黑色水柱倒了下去。

浪头涌动,三米高的空荡楼层中,一个渺小的人影正在坠落。

黄芪站在原地,面对这样的场景,目光中都充满了惊讶。

墨一样纯黑的物质翻起一道缝隙,淹没任逸的身躯,像浓墨般合拢,没有半点浪花。

无光的黑暗中,任逸感到全身都传来撕心裂肺的剧痛,浑身每一处都被腐蚀、吞噬,而自己的身体在以同样的速度再生,往复循环。

黑色液体在任逸的皮肉里不断流动、挣扎,血肉不断再生,像花一样翻开合拢。下一秒,巨蜥疾驰而至。

任逸拼尽全力挣扎起身,张开双臂,拉扯着黑色液体,向着巨大的身影冲去!

唰——

黑色遮住了巨蜥的视线,在充满腐蚀的无尽黑暗里,传出一声声沉闷嘶吼。

“黄芪!”任逸的身影在黑色巨浪中时隐时现,痛苦大喊。

“明白!”

黄芪从墙角冲了出来,双眼通红,青筋暴起,一层扭曲的力场再次向墙角的灰色大脑铺展开!

咚!

巨型大脑强劲收缩。

“一!”黄芪大喊。

任逸在黑色泥泞中挣扎,分崩离析般难以忍受的痛苦再次袭来。

他摔倒在几米之外,浑身血肉模糊。愈合能力已经发挥到最大,全身的皮肉都不断传来生长的痒痛。

“二!”黄芪声音扭曲。

任逸反手抽出“象王”。

疯狂收缩膨胀的巨型大脑旁边,任逸的身影突然浮现。

他的意识中,“天圆地方”忽然浮现,电光石火般飞速旋转。

中空球体中蓦然爆发出一阵光流,潮汐一般上下翻腾奔涌,一下一下随着任逸的呼吸冲击着内壁。

突然,水面平稳下来,光芒暴涨!

“三!”黄芪喷出一口鲜血。

唰——

一道寒芒挥出!

剑锋劈开血肉,布满天花板的灰色发出震耳欲聋的无形尖啸,让人难以忍受的波动像潮水一般疯狂蔓延!

啪嗒,两半裂开的大脑掉了下来,肌肉停止蠕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萎缩衰变。

一切趋于平静。

任逸看着自己刚长出皮肉的胳膊,深吸一口气,虚无袭来,透明球体和两片正方形浮在中间旋转着,内部光流倒冲,电光石火。

废墟静下来,任逸精疲力尽,耳中传来过于安静造成的耳鸣。金黄的阳光弥漫进来,飞扬的尘土在阳光中舞动。

废墟之外,刘文琼等人站成一排,神色紧张地面对废墟,全副武装的镖师们甚至架好重武器。

“击杀降临者,用时只有4分钟。”端着监控屏幕的刘文琼看了眼时间,喃喃道。

话音刚落,楼外众人都惊呆了。

“这……”

“史无前例的速度。”

两人在众人表情逐渐夸张的瞩目下缓缓走出。

“结束了。”

任逸揉着刚刚长出崭新肌肉的右小臂,走向自己的车,“晚饭也没吃几口,天都亮了。饿死我了。”

“任少主,多谢出手相救!”刘文琼走上来,热切地握住任逸双手,“您的恩情我永远铭记在心,日后若有需要尽管开口,我绝不推辞!”

“需要……?”任逸冥思苦想,难为情地笑了笑,“有吃的吗?饿一晚上了。”

刘文琼一愣,立马忙不迭点头:“有有。你们刚送来的物资,我这就安排人发放给百姓,并安排一桌饭菜,盛情款待各位镖师。”

“还有,你答应好的维修零部件……”任逸厚着脸皮开口,趁火打劫,不是,趁热打铁。

“当然当然。”

唉,这真是太不好意思了。任逸尬得快要抠出三室一厅,我也不想这么鸡贼,架不住天生操心的命啊!

镖局众人目瞪口呆,又刷新了对他的认知。

“这个男人,太可怕了!”

经过两天休整,终于到了回城的早上。

清晨寒风凛冽,刘文琼率人一路相送,到了流民堡破碎钢板拼接成的大门口。经过“恐惧之脑”的袭击,巷道遭受毁灭性打击,随处可见三五成群的居民身穿劳作服背上搭着脏毛巾,共同协作重建他们在乱世中最后的家园。

“谢谢你们。”车队在层层叠叠的抬杆前减速,刘文琼走了过来,在任逸降下的车窗外,郑重道,“一路保重。”

任逸也冲他点点头,“保重。”

车队缓缓驶出大门,向着一望无际的荒野远去。

晨曦照耀下,遇难者的简易墓碑群矗立在城郊,蒙着一层柔光。

“苏雯……她是我们之中最勇敢的。”

落成时,刘文琼看着墓碑上镶嵌的照片,黯然神伤。

苏雯留下的照片只有一张,还是从工作证上剪裁下来的。

她穿着黑色制服和白衬衣,面带微笑,目光坚定。

完成了订单,一路上大家都很放松,车也轻快了许多,一路飞驰,两旁的景色连为一体,绵延不绝。

“兄弟,我看你很有能力啊。咱们配合得也不错。聊聊共同致富的话题,怎么样?”

黄芪又开始扯皮。

“我有一个想法哈。咱们送完货回程的路上,车不是空着吗?反正空着也是空着,咱顺道带回点土特产啥的,中间商赚差价……兄弟我也在陵州混了这么多年,渠道还是有的。到时候以你任氏镖局少东家的名义……”

“土特产?”任逸摇头,“现在人连饭都吃不起,谁还买土特产?你还以为是旧世界搞旅游经济啊?”

黄芪激动反驳:“你那是不了解市场!现在药品,尤其是消炎药,各式子弹、二手机枪……都是紧俏货!还有黄金,旧世界文玩古董……”

任逸一脸嫌弃。

你那叫土特产吗?我都不好意思点破你,你那叫走私……

一路上畅通无阻,一上午几乎跑了全程的三分之一,六轮红日越升越高,左右两轮依次荡起又落下。

“差不多了。在这吃完午饭,休整两小时。”黄芪放下遮阳板,懒懒散散地看了看窗外的太阳。

说罢,他摘下对讲机,声音瞬间传彻六辆卡车:“大家辛苦了,中午就地休息吧。”

任逸看了一眼,闪烁的电子表面显示12:34,确实有些饿了。

车队接连发出刹车响。车门纷纷打开,镖师们拿着饭盒水壶跳了下来,三五扎堆。

任逸也踅摸了处树荫,惬意地坐下。

“原来走镖也不是什么难事啊。这一单有不少提成,应该能有五六千流通币吧?比我原来挣那仨瓜俩枣好多了,大不了以后多申请些业务。这不比黄芪那个什么土特产计划靠谱多了?一顿饱和顿顿饱我还是分得清的。”

嚼了许久馒头,任逸忽然觉得有什么不对劲——

寂静。

太寂静了。

刚才大家都还在有说有笑的吃饭,怎么突然都没声音了?

任逸唰地一下警醒过来。

放眼望去,长长的车队停在原地,十几个镖师有的坐在树荫下手里抓着一本破杂志扇风;有的敞着车门坐在驾驶座上,喝着茶水闲聊;有的端着饭盒倚着车厢……但是,所有人都维持着各自的姿势,没有一个动弹。

包括堂主黄芪。

就像天空有只手按下了暂停键,或者将他们全都做成了雕塑。

“喂!”任逸猛地站了起来。

“你们都怎么了!”

有情况——

任逸立马屏息凝神,意识深处的虚无空间瞬间显现,透明球体在其中疯狂旋转。电光石火,一触即发。

突然。

钉在原地动作各异的镖师一齐活动起来,唰地转过身,死死地盯住任逸。

“呵呵,偷我的技能。”

所有镖师异口同声道。

十几个声音汇成一股洪流,环绕任逸响起。

这……

任逸心中一惊,暗暗后退,同时调动“偃师”。

就在这时,他慌乱地发现,透明球体上“偃师”二字熄灭下去,不论光流如何冲击,那两个字再也无法亮起。

“呵呵呵呵。”行动诡谲的镖师们大笑起来。

“偷别人的东西,用着很爽吧?”

最新网址:www.wenxues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