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无限小说网,牢记永久域名 wenxuesk.com 电脑手机通用 !! 无限小说网是更新最快的小说网,无广告无弹窗,绿色阅读!!
最新网址:www.wenxuesk.com

武汉的疫情越来越严重,确诊人数成天上千上千的往上涨,武汉周边的城市也成了重灾区,少则几十,多则几百,当年股灾的时候,我看着数据都没这么心惊肉跳过。

“老哥!给我一包口罩,我去你家取……”

“老弟!你家口罩多吧,给我一包吧……”

“老同学!口罩卖我一点,你媳妇在医院工作,肯定不缺口罩吧……”

一大早手机就响个不停,硬生生把我从美梦中吵醒,结果一打开全是问我要口罩的人,真把我给郁闷个不行。

妻子在医院上班没错,可又不是在口罩工厂上班,家里十多包口罩都是她有先见之明,提前买好了预备着的,况且现在疫情又加上过年,连医院的口罩都很紧张,每人一天三个都捉襟见肘。

不过同学朋友难得有事求我,一口回绝太不近人情,只好答应每人送上一包口罩,自然不会问他们要钱。

“惨了!怎么就剩八包了……”

我穿好衣服来到柜子里一看,昨天还有十二包的口罩,一下就少了四包,我赶紧给妻子发了一条语言消息过去。

妻子回消息说道:“我拿了五包口罩送给同学了,一个个都在问我要口罩,弄得我跟口罩供应商一样,你没事别出门啊,口罩省着点用,现在地主家也没有余粮啦!”

“我也答应了三个朋友,咱家就勒紧裤腰带吧,五包口罩差不多够用……”

我无可奈何地回了一句,心中开始盘算五包口罩能用多久,结果还没算明白门铃又响了,开门就看表弟气喘吁吁的说道:“哥!给我几包口罩,我女朋友家的口罩用完了!”

“不是才给了你几包吗,你自己的呢……”

我满脸惊愕的看着他,但他却苦歪歪的说道:“我女朋友家里亲戚多,全都给她拿去送亲戚了,她认为我嫂子在医院,肯定不缺口罩用嘛,而且我未来岳母都跟我开口了,我总不能掉链子吧!”

“你以为你嫂子是卖口罩的啊,拿我口罩当年货送是吧……”

我没好气的将八包口罩都拿了出来,说道:“你看看我家还剩几包,这都是你嫂子在年前买的,我还有三个同学马上过来拿,我顶多再给你一包,我自己也得出门买菜吧!”

“三包!我想办法买到口罩就还给你,谢谢哥……”

表弟连抢带拽的抢跑了三包口罩,我看着剩下的五包口罩欲哭无泪,等我再败家似的送出去三包之后,手里只剩可怜的两包口罩,总共才二十片,真不知道该怎么跟妻子交代了。

“不行!得赶紧买口罩,不然没法交代了……”

我赶紧开上车去街上买口罩,此时仍在营业的店铺仅有超市和药店,稍微小点的超市都关门了,饭店和面馆更是一家看不见,而政府的防疫工作人员,数量都已经超过了普通行人。

“大姐!有口罩卖吗……”

我气喘吁吁的跑进了一家药店,大姐很无奈的指了指门上的标牌,原来大门上就已经贴了告示——口罩酒精均已售完!

“你去解放路的大药房问问吧,听说他们那边还有的卖……”

大姐给我指了条明路,结果我一连跑了五家大药房,门上全都贴着口罩售罄的告示,我一想这种思路不对,越大的药房越不可能有口罩卖,因为大家都在往大药店里跑。

终于!

我在一条社区胡同里,找到了一家没贴告示的小药店,可老板却很无奈的跟我说:“口罩我不卖了,有也不卖,昨天才让工商所罚了款,说我哄抬物价,你给多少钱我都不卖了!”

我纳闷道:“你卖多少钱一个啊?”

“二十!N95,搁在以前也就六七块钱一个,但现在进价就十六块了……”

老板叹气道:“唉~我也担心有人说我哄抬物价,本来是不想卖的,想留给自己的亲戚朋友用,可昨天有个小伙说他媳妇快生了,非求我卖给他几个,谁知道他买完之后,转头就把我给举报了!”

“这……”

我张着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这价格突然涨了这么多,有人哄抬物价是必然的,但究竟哪个环节有问题我无法判断,而且举报是每个公民的权利和义务,我也不能说人家举报不对。

老板说道:“口罩我是绝对不卖了,送给亲戚朋友我都不卖了,医用酒精你要不要,我按正常价卖你?”

“要!你给我来十瓶吧……”

我只能无奈的答应了,付完钱便拎着十瓶酒精上了车,但就在我满城乱转买口罩的时候,忽然发现有人抱着几大箱口罩,鬼鬼祟祟的从一家药店侧门跑了出来。

“我要买口罩……”

我急忙冲进药店大喊了一声,可售货员却表示没有,我立马指着门外正在装车的两个人,愤怒道:“现在口罩都限量卖,你们为什么卖给人家这么多,是不是想放到网上哄抬物价?”

“什么哄抬物价啊,人家是社区的志愿者……”

售货员说道:“病毒对老年人非常不友好,致死率很高,他们自掏腰包买了两箱一次性口罩,要分发到附近几个托老所去的,我们老板一分钱都没赚,全部按进价转让给了他们,不然也不会一下出这么多啊!”

“那这鬼鬼祟祟的干吗……”

我不解的抓着头皮,对方又说道:“这不是怕人家误会嘛,疫情期间人言可畏啊,穿蓝衣服那个就是我们老板,他也捐了几箱消毒液,只可惜酒精卖完了,供应商都没货了!”

“我知道哪有酒精,我去买……”

我很惭愧的跑了出去,找到几名社区志愿者询问了情况,立即开车奔赴之前买到酒精的小药店,一问老板还有三箱多医用酒精,我很爽快的给包圆了,同时告诉他要送给托老所。

“你要去献爱心啊,那我也不能挣你钱,进价多少你给多少……”

老板居然也给我减免了费用,让我不禁感叹这世上真是好人多,而我也有了点小小的成就感,拖着三箱半酒精直奔托老所,找到正在送口罩的志愿者们。

“哎呀~你们真是大好人啊,谢谢!太感谢了……”

托老所的所长连声感谢又鞠躬,同时介绍道:“我们这有部分老人被子女接回去了,可有些子女滞留在了湖北,还有些无儿无女的孤寡老人,政府出费用让我们代为照料,总共还有十六名老人没离开!”

我说道:“那我给你们留一箱酒精,一箱三十二瓶,应该够你们用一段时间了,剩下我的给其它托老所送去,人家也有需要!”

“对对对!安康托老所有三十多人,他们比我们更需要……”

所长亲自把我送出了门外,给我指引了安康托老所的位置,等我把两箱酒全都精送给安康托老所之后,人家都询问我是哪个社区的志愿者,为什么没有见过我。

“志愿者不分社区,哪里有需要就往哪里跑……”

我很开心的跟他们挥手告别,上了车想起还有十多瓶散装酒精,正好前面不远就是街道办事处,他们也是最需要防护的一线抗疫人员,我干脆开着车来到了街道办门前。

“小伙子!”

我刚下车把酒精给拎上,一位穿着反光背心的清洁工大爷走了过来,拖着辆绿色的垃圾车迟疑道:“你是街道办的吗,我有件事想问一下?”

“我不是!”

我下意识摇了摇头,正好一位姑娘从街道办走了出来,问道:“大爷!您有什么事吗,我是街道办的,咱俩前天刚见过!”

“姑娘!我…我有口罩……”

大爷很为难的掏出了两包口罩,说道:“我们环卫处定期发口罩给我们用,这些年我攒了十几包口罩,一直没舍得用,听说现在口罩紧俏的很,我就想把口罩送给有需要的人用!”

“大爷!”

我笑道:“你这可是真正的雪中送炭啊,正好我也是来捐赠酒精的,咱俩一起进去吧!”

“我这个怕是不能捐啊……”

大爷将口罩递给了街道办的姑娘,怯生生的说道:“我不知道口罩还有保质期,人家都说我这口罩过期了,我怕捐出去害了人家,但我又不舍得扔,你帮我看看吧!”

“这……”

姑娘拿起包装泛黄的口罩一看,上面的生产日期居然是2012年,不但早就过期了,甚至都快成老古董了,而我看着大爷希冀又担忧的目光,没来由的一阵心疼。

最新网址:www.wenxues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