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无限小说网,牢记永久域名 wenxuesk.com 电脑手机通用 !! 无限小说网是更新最快的小说网,无广告无弹窗,绿色阅读!!
最新网址:www.wenxuesk.com

讲个冷笑话:40K的年代里,整个帝国唯一不认为神皇是神的人是谁?是帝皇。

巧了,同样的事也发生在这支建军于31千年的灰骑士部队里。

整个帝国中凡是有权知悉这支部队存在的人中,会有谁认为灰骑士们不是灰骑士?巧了不是,也是他们自己。

帝皇老人家自家人知自家事,成神对他来说就仅仅是一个选择,只是这个选择与他的愿景并不相符而已。

但灰骑士们却是有苦只能自己吃,摆在他们面前的事实并没有一个“喜欢与否的”选项。

他们,真的不是灰骑士。或者说,不是最初所想的那个灰骑士。

一个没有原体的战团也能称之为战团?一个没有完整改造流程的战团,也能称之为战团?也许有人会说:

“没有基因原体,有基因种子的来源不是一样么?”

“没有完整的改造流程,分步骤先成为阿斯塔特,再接受帝皇的基因改造不是一样么?”

真的一样么?真的没有区别么?别人不知道,灰骑士们是一清二楚的。

基因原体的意义是什么?他对于一个战团亦或是军团,甚至于整个帝国来说,他的存在意义是什么?

是英明的领袖?还是战无不胜的统帅?都不是,或者再确切一些地说,这些都不是他们最初也是最本质的意义。

过往的帝国历史中,人们赋予了基因原体们太多的传奇色彩,这些外在的浮华遮掩帝国学者们探究基因原体真正意义的目光。

让我们抛开这些过于浓郁的个人色彩、政治因素以及那些可有可无的军事意义:

一个基因原体,他的意义是什么?答案其实很简单,他是一个稳定器,仅此而已。

一个通过稀释帝皇本人那不可能被凡人所承受的基因,所制造出来的个体生命。

而这个生命通过自我的个体进化,从凡人之中脱颖而出,在凡人与帝皇间遥远的进化之旅中,建立了一个稳定的节点。

而通过这个节点,他能维持一个下限,一个稳定的、可批量生产的超凡战士的下限。

哪怕这个下限是比基因原体更加弱化的产物,也足可以被帝国所接受。

这就是“基因种子”。而当从原体身上培育出的第一批基因种子,经过重重保护送达火星上的培养基地开始批量复制扩散时。

在帝皇的眼中,基因原体的使命,其实就已经大部分完成了。

剩下所谓领袖、统帅之流,不过锦上添花而已。或者再刻薄一点地说,废物利用而已。

没有基因原体的军团,在大远征时期就不会作战么?

还是说,在基因原体回归之前,那些早已跟随帝皇本人驰骋于银河系的军团们没有自己的指挥官?亦或是成熟的战争体系?

答案当然是否定的。

就连作为初创军团的暗黑天使们的作战体系,也是早在狮王莱恩回归之前就已经成熟。

天使们的基因原体,在回归后整合的所谓“六翼”,也不过是在他回归之前军团们就已经演化完善的“天军”体系,无非换个名字而已。

但请不要忽视基因原体们的意义,一个完整的,可以通过一次性手术就达成的改造,也许在军团后裔们的眼中显得理所当然。

但在灰骑士们的眼中,这就成了一种可望而不可即地奢侈品了。灰骑士们缺的,就是这个节点。

灰骑士们不想扩张么?还是说一个区区初创战团都不放在眼中的《阿斯塔特圣典》,就能束缚到这些与禁军同为帝皇直系的神秘战团?

更何况这部《圣典》的出处还来自某个不知名第二帝国的创始人?

泰拉在上!皇宫区喜马拉雅山上的风都比这个笑话有温度!

看看同为兄弟部队的禁军吧,自31K以来的8个千年里,当年网道战争中损失惨重的他们,早已在不声不响中恢复了巅峰时期号称“万夫团”的庞大规模。

而隐藏在这可怕表象背后的是更可怕的事实:禁军每年都在向外派出的数量不明的守卫部队,和比军团服役人数更多的、遍布银河系的退伍人员。

而在皇宫区执勤的禁军数量,却从不见减少。

退伍的禁军不是禁军?好吧,今日份的冷笑话有点太多了。

他们充其量是确认自己不再有进步以后,才决定脱下那身金色的盔甲,披上黑袍为帝国开始全银河系的奔走。

看着是不是有点眼熟?对,我玩游戏出新手村之前也这么干。

这样的运营模式下,禁军的真实规模,恐怕也就成了只有帝皇本人有权知道了。

什么小秘密、第二帝国,和这个众所周知但没人敢问的大秘密相比,前二者什么也不是。

灰骑士们对此心知肚明,嫉妒得怕是眼珠子都是红色的,但没用。

帝皇曾有机会为他们解决这个问题,但是想想帝皇在建立这支部队时也已自身难保;

宰相马卡多有机会解决这个问题,但他自己尚且走在帝皇之前;

火星上的哆啦·考尔,啊呸!是机械大贤者贝利撒·考尔,他也有机会解决这个问题。

但可惜,从他32K开始接受基里曼的支持开始原铸星际战士的项目,前后的8千年里,他对于灰骑士的存在,一无所知。

于是灰骑士们就只能寄希望于自身遍布全银河的招兵范围,和审判庭的影响下那些有合作关系的战团。

以期海量的兵源样本供给下能够筛选出足够多的优秀样本,通过几代几十代的优化,哪怕是上百代的优化。

总是要出一个能够成功越过那条神与人的分界线的样本吧?

然而没有,加尔文之前,8个漫长的千年里,数以亿计的样本中,没有一个灰骑士能够在最后的那场考验里达成那个隐藏的条件。

也就没有一个能够真的站出来,为整个军团的延续提供一个像其他原体那样,站在人与神之间的稳定节点。

哪怕有个一个呢?就一个,就一个也行啊。

那么经过帝皇之血的洗礼下,得到生命层次跃升的这个人,也可以用他自己的种子,为整个战团省下最后那一步筛选的过程。

就这一步,在过去的8千年里,死过多少优秀的种子啊!

于是整个灰骑士就只能不断重复着养蛊的过程,每年投入着如此多的优秀种子,收获却寥寥无几。

也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下,从最初的希望,到侥幸,再到绝望。灰骑士们渐渐不再提起这个话题。

前辈们陆续死去,魂归王座。战团在8千年里从来没有一次满编,也更没有一次能够有足够人手进行轮换休整。

每日都活在濒临结构性崩溃的边缘上的灰骑士们,把这个原本所有人都知道的事束之高阁。避而不谈。

到了39千年的今天,也就只有大导师们在从前任手中接过岗位时,才会有前辈对他们提起这个话题。

艾丹对加尔文的期望是非常高的,但再高的期望也不是奢望。他从潜意识里就没对自己活着的年代里能解决这个问题抱以任何想法。

但现在,一切都随着加尔文的那句话,改变了。

加尔文的话让他看见一个美丽的梦,而这个梦,距离真实,仅仅隔着一次入会的试炼。

“我们,有真正的灰骑士了!”

最新网址:www.wenxues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