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无限小说网,牢记永久域名 wenxuesk.com 电脑手机通用 !! 无限小说网是更新最快的小说网,无广告无弹窗,绿色阅读!!
最新网址:www.wenxuesk.com
无限小说网 > 乱欲 > 乱欲

话说班泽发兵三路,虎威将兵败石磙岛,还有两路,单表其中一路,姬澹挂帅,领兵十二万,去征讨叛将李琰。姬澹与李琰本是世交,姬澹之父与李琰之父早年同在武晋王麾下为将,南征北战,交情莫逆,两家素有往来。姬澹与李琰甚是熟悉,这次班泽调嫉淡攻取峭隘关,姬淡心有不愿,无奈王命在身,不能相违。

李琰在关中,早有探马将姬淡来剿的消息报与了他,听说是嫉澹挂帅,李琰一笑,吩咐手下,紧守关口,避而不战。再私下命人,将十头牛,三十担酒安排在关外,命一心腹小卒等那嫉将军到来,就说是大军远来,故人李琰不能亲自相接,略备薄礼,特来犒军。

那嫉澹在关下将人马扎住,这时,兵卒来报,李琰命人牵牛十头,酒三十担,前来犒军。嫉澹一听,哭笑不得,吩咐手下,将原物收下,款待来使。之后,在大帐中左思右想,乃修书一封,派人送上关去。李琰接到书信,拆开一看,见上面写着:

李琰兄台鉴:

自景珂一别,不觉五年有余,往日情景,如在眼前。

李兄乃忠良之后,为何谋反叛逆,为弟实难想通。今朝庭大军前来征剿,兄台还是就此伏法,免动刀兵,不负忠义之名,方为上策。人生本若长江水,谁能永伫无死生。何惜七尺求苟且,青竹卷底留骂名。

嫉澹敬呈

李琰读罢,哈哈一笑。命人取过纸笔,拨亮案上纱灯,于白宣之上刷刷点点,作回书一封,命人送下关去。

姬澹接过书信,拆开一看,见上面写着:

伯仁兄台鉴:

一别五载,日日思念,每恨闲云无家字,常愁来雁不捎书。此情此意,难以言表。不是李琰不懂忠义,实乃受那班泽奸相迫害,不得不暂避一隅,委屈活命。弟本无过,那班泽为排斥异己,将李琰罗织罪名,欲解上京去害我性命,然后派他自家侄儿接管峭隘关,为日后不轨之心铺平道路。李琰既使枉死,也并非真正忠义之举,却正好中了奸人之计,暂避关中,实出无奈,非是不忠不义尔。况如今朝中妖孽作乱,社稷飘摇,大丈夫既怀忠义之心,就该求正道,匡正义,拯救苍生,而非黑白不分,助纣为虐也。

李琰敬呈

嫉澹读过书信,沉吟良久,知道再说无益,命人马明日关前叫阵。第二天,嫉澹率兵在关前摆好阵势,高声叫阵。关内李琰,只是不应,免战牌高挂。嫉澹叫阵,一连几日都是如此,佯攻了几回,空折了少许人马,一来峭隘关雄奇险要,固若金汤,二来姬澹并非真的有心征讨,不过是作个样子,掩人耳目,否则回朝交待不了。时值腊月,峭隘关又临近北方,嫉澹在此耽搁了一月有余,天气渐凉,见李琰坚守不战,嫉澹知道在此也是空耗粮饷,只好拔寨回朝。

回到朝中,刚进自家府门,右司马张景斌便派人送来消息,虎威将军单田庚兵败石磙岛,班泽奏明圣上,降下罪来,已用剁曝之刑,给害死了。平南将军尚思毅,兵败武威寨,回朝后,已被下在牢中,正在罗织罪名。姬澹吃了一惊,这时,家丁来报,班泽之侄班向阳已带兵将府第包围,说是緺王有旨,拿嫉澹问罪。正说着,般向阳领着兵丁闯了进来,口称緺王有旨,要嫉澹接旨。嫉澹急忙跪倒,三呼万岁,一太监宣道:

“神龙将军嫉澹,率军十二万前去征讨叛将李琰,因念与贼之旧情,致使大军无功而返,空耗粮饷,循私枉法,误国害民。现着景珂兵马总督班向阳前去,拿嫉澹入朝问罪。”

说罢,就将嫉澹披枷戴锁,拿到天牢之中。

昊皋宫朝阳殿上,文武两厢站好,班泽一脸怒气,站在丹墀之上。

“带罪臣嫉澹上殿!”

嫉澹披枷上殿,见到班泽,立而不跪。

“罪臣姬澹,你可知罪!”

姬澹将头一挺,说道:

“末将无罪。”

“你带罪入朝,见到本相,立而不跪,是何道理?”

“本将军双膝,上跪苍天神明,下跪君王父母,你我同朝为官,跪你是何道理!”

姬澹的话,气得班泽脸上一阵青白。半晌,又喝道:

“你王命在身,却又循私退兵,空耗粮饷,养贼成患,置圣上旨意于一旁,还敢说无罪!”

姬澹厉而斥道:

“姬澹此番出兵,并非抗旨循私。那李琰身居峭隘关中,山势险要,拒不出战。我将士冒死攻城,然城池坚固,一月余徒而无功。时值腊月,天气渐寒,为免空耗粮饷,本帅这才收兵,其罪何来?”

“一派胡言,你循私枉法,却又巧言令色,本相岂能饶你!殿前武士,速将其拖出殿外,处以剁曝之刑!”

殿前武士扑上前来,就要动手,就听得殿下一声断喝:

“谁敢动神龙将军!”

话音未落,人已纵至大殿之上,我握青锋一指,对班泽大骂:

“班贼,你这狗杀材!你蛊惑君王,迫害忠良,广施苛税,滥用酷刑,为所欲为,如今社稷江山已被你葬送大半,天下被你搞得天怒人怨,今日俺文书勤绝不饶你!”

骂完,杖手中宝剑向上就闯,被殿前武士围住,不能接近班泽身边。班泽大喊有刺客,又招来许多殿外禁军,文书勤身单力薄,一见杀班泽已不可能,便一刀劈开姬澹枷锁,向外合力就闯。殿前将官及武士都与姬澹和文书勤熟悉,原来那姬澹和文书勤都是緺王的十八根擎天柱之一,姬澹为神龙将军排行在七,文书勤为定西将军排在第九,所以,武士们只是空嚷,并不尽力擒拿。二人这才奋力杀出殿外,夺了马匹,闯出城来。

出得城来,姬澹仰天长叹:

“想我神龙将军身经百战,东征西讨,餐风饮露,寝不解甲近三十年,最后竟被班泽害得无处栖身。”

文书勤劝道:

“朝政腐败,緺王荒淫,班泽专权误国,此非为臣之不忠也。你我二人,不如先投李琰,日后再做打算。”

姬澹不肯,担心城中家小遇害。文书勤道:

“你既使回城赴死,那班贼也未必放过你的家小,班贼最毒,斩草岂能于你留根?”

姬澹叹了口气,说道:

“李琰将军自言被逼而反,当初我尚怀疑,今日一见,方信以为真。”

两人无奈,投大路向峭隘关投李琰而来。

班泽害了单田庚,囚了尚思毅,逼反姬澹,那緺王本武将中有十八根擎天栋梁,东征西讨,全赖这一十八人,只这一回,班泽就给去了三个,其中自有原因,那班泽是为自己篡位,扫清异己。

暂按下朝中之事不表,再说肖秀琳在锦泉山上学艺,自玲珑去后,日思夜盼,转眼半年多过去了。紫阳见他学艺已有所成,便吩咐秀琳,可以回家一躺,探视父母。秀琳高兴万分,收拾了一番,告辞了师父,下得锦泉山来。此时秀琳已经知道父亲受脏官所害,落草于老君山藏军寨,所以,一路向老君山而去。

不出数日,已到了老君山脚下,到了寨门,与喽罗通了名姓,喽罗赶紧报上山寨。不多时,万柯金志等带着一群人迎了出来,见面后嘘寒问暖,十分亲切。到了寨内,秀琳来到大厅之上,双膝跪倒,给双亲请安。父子相见,格外亲热,说长道短,互诉别情。俗话说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近两年的光景,肖秀琳已脱胎换骨一般,早换了一番气质。现在的秀琳言谈得体,举止有礼,肖府中上下人等十分惊奇,那肖雅轩更是乐得合不拢嘴。谈了好久,秀琳说出了此番下山的用意,欲去滉瀁湖石磙岛提亲,雅轩一听,十分高兴。爱子正当年纪,也该成家了,无奈其中有了许多周折,以至今日方提此事。肖员外立即答应,并要金志陪同。

过了一天,秀琳就要下山,肖员外为其准备好聘礼,对秀琳说道:

“肖家虽不比从前,却也有些脸面,不可让人小看,为父与你三件东西,一件是珍珠解暑衫,一件是白玉镂空瓶,一件是七彩夜明珠,都是价值连城的宝物,你可带去为聘礼。”

秀琳接过三件宝物,打在包裹之中,拜辞了双亲,与金志打马投石磙岛而来。

不知秀琳此去,命运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最新网址:www.wenxues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