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无限小说网,牢记永久域名 wenxuesk.com 电脑手机通用 !! 无限小说网是更新最快的小说网,无广告无弹窗,绿色阅读!!
最新网址:www.wenxuesk.com

庞师古登上了营中高台,仔细观察着双方的战况。

白草原之上,一支夏军离开了营寨,向前行进。

他们的一支友军刚刚被击溃。渡河而来的梁军邀战,经略军派出数百人迎战,结果被敌长剑军数百兵杀得大败。

经略军使关开闰大怒,亲领五百人出战,终于将梁人击溃。溃兵顺着浮桥退了回去,双方再次罢兵。

而在白草原以北的颍桥镇附近,定远军一部渡河而东,烧梁军警戒小寨子两座,并击败一股仓皇赶来的梁军步卒,俘十余人而还。

小规模的战斗,从未平息过!

“夏贼粘得好紧。”庞师古轻拍了拍栏杆,皱眉自语。

定远、经略、归德、护国四军,是长期以来探听到的颍水对岸的夏贼番号,一共三万多人。此外还有三万土团乡夫,来自河南府、河中府以及河阳镇。

梁军部署在颍水以东的部队以坚锐、长剑、匡卫三军为主,外加土团乡夫,一共五万多人。

双方的兵力并没有多大差距,军士的战斗力、器械装备也相彷,除了士气有少许差别外,其他真的差不多。

所以,谁都没把握在大规模野战中击败对方。

但大战没有,小战却从没断过。而这种小战,也是刺探对方情报、打探对方兵力构成、试探其战斗力的重要手段。不然的话,人家偷偷换了羸兵守寨,而将精兵调走,结果你却不知道,这就有可能带来致命的危机。

庞师古有种感觉,最近一些时日,夏贼的“黏湖劲”上来了,不断派出人手袭扰河对岸的梁军,似乎很担心他们弃营而走一样。

眼前这个双方步军阵列而战的还算小场面了。真正的大场面是夏贼派出了许多蕃人骑兵,渡过颍水之后,深入到许州附近,袭扰他们的后勤粮道。

好在主力部队并没有全部布置在颍水一线,后方还有部队可用,粮道倒不至于断绝。就是觉得有点烦人,夏贼骑军也太嚣张了!

“都头,破夏军、落雁都已经离开许州,前往陈州了。”张慎思登上了高台,走到庞师古身侧,说道。

“戴思远和杨师厚呢?”庞师古问道。

“戴思远早已离开陈州,经鄢陵抵达了郾城。杨师厚屯于上蔡县,一直以贼军势大为由,索要器械、赏赐。”张慎思说道。

庞师古微微颔首。

张慎思并没有添油加醋。事实上他如实陈述了各部的情况,一切交由庞师古自己来判断,没有任何感情倾向,这就很好。

康延孝已经赶往上蔡,杨师厚再怎么拖延,也该动弹一下了。

不过单靠这点人怕是难以拿下折宗本。要想顺利击败其军,还是得下大力气,多派一些人过去。庞师古左想右想,决定调颍水前线的长剑、匡卫二军前往郾城,调佑国军两万人顶上来,继续与夏军对峙。

颍州那边,除了破夏军、落雁都这五千号人之外,庞师古不打算增派兵力了。事实上也不需要赵霖、朱汉宾这种人打头阵,他们短时间也担纲不起重任。

除此之外,就是加发赏赐以激励士气了,这似乎是免不了的。反正这部分钱,由罗弘信和杨行密出好了。

******

攻势如潮水般退去,又如潮水般涌来。在潮水达到最高点时,旋门关轰然破碎,在里应外合之下打开了城门。

胡真披着铁甲,在军士的护卫下进了城。

他一连点了几个人的名字,责备不已。

“打到现在才出降,何迟疑耶?”

“龙武军重整后,很多人被打散了,一时鼓噪不得。”有人回道。

“那些汴、郑土团乡夫不愿投降,着实费了一番手脚。”又有人说道。

“王将军自戕了,他若不死,估计很多人还会犹豫观望。”

“降都降了,胡帅可能掌兵?若能掌兵,能不能让大伙跟你?”

胡真略有些尴尬,不过也没什么,他现在脸皮厚着呢。

掌兵?多半是不可能了。更别说让他统率梁军降兵了,那不是考验他胡真的忠诚么?我都不敢保证自己会一直忠诚下去啊……

“既已降顺,先到陕州院整训。”胡真说道:“整训完毕之后,补入各军,就该为夏王奋力拼杀了。”

都教练使衙门陕州院,目前大概有两万多新兵在训,以降兵为主。他们现在已经大幅度降低新兵的招募比例了,俘虏都用不完,招那么多新兵做甚?也就灵州院接收的俘虏少,目前还大量招募新人训练。

降兵,也不是每个人都会用,这是肯定的。精壮勇悍者第一时间发往各军,填补缺额,水平一般的在反复整训之后,再按计划发往各军补充战损。水平实在太差的,基本被刷下来了,则送往修武县干体力活。

众人讷讷无言。

为夏王拼杀?不,大伙都是在为自己拼杀。夏王不拖欠赏赐,为他卖命当然也是可以的。若没有赏赐,那么也别怪大伙不忠。

赤水军将士列阵开进了城池。他们队列整齐、神情肃然、鸦雀无声,士气也十分高昂,一队又一队开进了关城内。

胡真等人默默看着。

赤水军不显山不露水,但很多人都知道,这是除天雄军之外,武学生第二多的部队。

攻洛口仓、巩县之战,血战连连。战前那些保胜军将士可是信誓旦旦能守三个月,等到大河化冻的。可在不要命的攻势之下,这些城池多半连一个月都没坚持到,就被赤水军攻破。

军使范河也是个狠人,作战不利的将士,哪怕是武学生,他也照斩不误,确保这支部队很有攻击精神,即便在补入了不少新兵之后,依然极具攻击性。

毫无疑问,旋门关的守军就是被他们杀散的。

更准确地说,是在葛从周大举东撤,动摇了军心,同时还有胡真劝降里应外合的情况下,最终攻破关城,进占这座要隘。

“胡参军,大帅有令,将这千把降兵交由你统带。下一步,便是收取汜水、河阴二县。”范河牵着战马走到胡真面前,说道:“河阴那边应该比较难,先将汜水县取下。宜快不宜迟,尽快动手吧。”

胡真有些惊讶。夏王竟然这么信任自己?

虽说就千把人,但性质完全不一样了。掌兵和不掌兵,完全是两回事。

“范将军放心,我这便往汜水走一趟。”胡真说道:“葛从周率主力东走,把他们留在这边,完全就是任其自生自灭了,我定然说得诸军来降。”

“好!咱们分头行事。”范河大喜,道:“明日我就发兵河阴,一步步追击敌军。咱们也是洛阳行营的一分子,没有功劳可不像话。”

******

十二月十一,风雪漫天。活跃在野地里的夏军骑兵几乎一夜间消失了。

其实他们并没有走,只是消失在了梁人眼睑里罢了。

原武、阳武、酸枣、胙城等县的乡间村落内,躲避风雪的乡勇大把。

他们一边惊叹河南的富庶,一边毫不留情地搜罗财货。

粮食、草料、布帛、铜钱、金银器、牲畜甚至人口本身,都成为了他们劫掠的对象。

苦哈哈的河阳乡勇们快意地往包裹里塞满财货,然后押着一群百姓,踏着黄河冰面返回孟州。

第一批来的人走了,第二批又来了。等到第二批快走了,第三批已经整装待发。

郑州北部这几个县,可真是倒了血霉了。若不是龙武军大举出动,制造了相当障碍的话,这会被掳走的可就不止四五千百姓了,说不定几个县都被搬空了。

在这样一种喧嚣的背景下,葛从周率龙武军低调收复了荥泽县,并在通往管城的驿道上拦截了一批夏军骑兵,斩首两百余。

午后时分,无尽的马蹄声从远处响起,慢慢汇集到了荥泽县。

左右德胜军都指挥使贺德伦扔下了几个血淋淋的人头,下了马背,抬头望了望刺骨寒冷的天气,低声咒骂了一句。

“葛都头,郑州可不能再退了。”贺德伦一路走来,心情沉重,连手里的马鞭也不再把玩了,专心思考着战局。

“贺将军可曾见到大王?”葛从周脸色愁苦,心情不佳。

与邵贼正儿八经交手也不少次了。犹记得首次交锋之时,夏贼气势汹汹,一路东来,结果被他在崤山二坂地区设伏,杀敌数百。随后,他牢牢控制着崤寨,始终威胁着夏贼的侧翼及粮道,最终令他们只是掳掠一番就退去了,失去了占领河南府的大好时机——而失去的这次机会,后来夏贼都花费了血的代价才一一夺回。

此番统龙武军,是葛从周第一次作为方面统帅出战,意义不凡。

但问题是,这打的什么鬼?

一来就面临着要不要放弃旋门关、汜水县的事情。按葛从周本意,全军撤出拉倒了,但他又不敢这么做,生怕朱全忠治罪,最后搞了个半推半就,其实是白白给夏贼送人头罢了。

“自然见到了。”贺德伦说道。

“大王可有嘱咐?”

“大王着你好好拼杀。”贺德伦道:“蔡州乃庞师古左臂,郑州为庞师古右臂,今夏贼欲折此双臂,同时派人袭占颍州,进窥陈州,有抚庞师古后背之企图。战事艰难,大王亦知我等苦处,并无任何催促,但勉励我等奋勇拼杀,一举击破夏贼。”

葛从周老油条了,自动过滤了废话,捕捉到了梁王还“体谅”他们的信息,顿时放下了心。和他预想的差不多,在这个时候,梁王不会轻举妄动的,底下人的些许跋扈,完全在容忍范围之内。同时也有些唏嘘,曾经说一不二的梁王,怎么就一步步走到这种境地了?

听闻梁王在汴州一点没有着急、惊慌、失望、气馁、颓废的模样,与人谈笑风生,时不时带兵出城巡视,鼓舞士气。精力还很旺盛,经常处理公函到深夜,让人感佩不已。

也罢,便帮梁王再杀一杀。别的不谈,郑州这个局面,他还是有把握稳住的。

夏贼的兵,看起来并不多,并不足以击破郑州的大局。除非他们继续增兵,他倒想看看,邵树德还能不能变出兵来。

乐文

最新网址:www.wenxues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