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无限小说网,牢记永久域名 wenxuesk.com 电脑手机通用 !! 无限小说网是更新最快的小说网,无广告无弹窗,绿色阅读!!
最新网址:www.wenxuesk.com

话说这师爷看着酒肉招待,知道自己快上路去了,反正好歹都是死,遂既大口吃肉喝酒了起来,这委屈的眼泪顺着滴落了下来。

“砰”的一声传来,师爷感觉到牢门晃动了一下,遂既左观右望站起身来,朝着这漆黑铁门而去。

出乎师爷意料之外,这铁门居然打开,心中一阵窃喜,遂既慢慢探出头去,看到四处无人,快步奔逃而去。

这大牢他熟悉啊!以前总是把好人诬陷进来,所以自然轻车熟路,很快躲开这看守的狱卒,行出这府衙后院。

“大人果然厉害啊!到头还是记得我啊!待我躲过一劫,日后再回来报答你的大恩大德。”师爷朝着后院厢房三拜,遂既来到这院墙下的狗洞,利润的爬出这府衙外而去。

一路到处狗鸣之声,紧接着就是急促脚步声音传来,师爷不敢多想,径直钻进这对面黑巷子而去。

师爷一路拼命奔逃,好不容易这追赶声音远去,坐在洗衣石板上,不停地喘着粗气。

“我的妈呀!这些家伙还真追啊?可把我给累坏了。”师爷擦拭额头的汗水,回头望去这来时的路。

“你是谁啊?”师爷转头过来,突然看到面前站立一人,手持明晃晃的钢刀,闪着寒光朝着自己劈砍而来。

师爷赶紧向后一滚,总算是躲过这钢刀,可是这寒光再次袭来,吓得他翻爬起来,拼命喊叫着奔逃而去。

这后面的黑衣蒙面之人,不紧不慢的追赶而来,师爷原本就跑累了,到了生死存亡之际,居然跑的比兔子还快。

“你到底是谁啊?我与你往日无冤近日无仇,为何要杀我,我可是府衙的师爷,你就不怕吃板子蹲大牢吗?”师爷看着这黑衣蒙面人,不停地回头喊道。

“知道你是师爷?别人给钱要你狗命,怪不得在下了,你自认倒霉吧!”这黑衣蒙面人一个飞身跃起,向前几个空翻,挥着钢刀拦住了师爷的去路。

“你到底想怎么样啊?”师爷挥手指着来人,只听到“砰”的一声,顿时晕死了过去。

等到师爷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被绑在树桩上,一阵呼喊“救命”之后,这四处行出来一伙黑衣蒙面人。

“说!那批货为何少了两车,是不是你监守自盗?只要你说出来,老子做主放你一条活路。”这黑衣蒙面人挥着钢刀,拍拍师爷的脸颊怒声喝到。

“没有啊?我真的没有拿啊?各位大爷冤枉我了啊?我对天发誓没有动曾大人的货,再说我也没有这个胆啊?”师爷摇晃着脑袋,拼命解释言道。

“那你还是得死,安心上路吧!有事找曾大人去,我们也是拿钱办事。”这黑衣蒙面人手起刀落,朝着师爷的脑袋劈砍了下来。

“咣当”一声传来,只见这一块石头弹飞了钢刀,黑衣蒙面人右手一挥,带着这众人纷纷败退而去。

只见这树林内灯火通明,原来是松柏带着亲卫前来,遂既挥手示意众人,将师爷解绑了下来。

“王爷饶命啊!不是我要逃狱啊!是有人故意放走我的,还想杀人灭口,反正事已至此,我也没有什么好隐瞒的了,曾沧海你个混蛋,你不仁别怪我不义。”这师爷赶紧跪地叩头,不停地作揖言道。

这府衙门外又有人击鼓鸣冤,曾沧海一脸怒气升堂断案,看着这躺下跪着之人,差点没有气晕死过去。

原来这击鼓鸣冤之人,正是那曾大人的师爷!护卫薛飞叫人到处宣扬,此刻这门口已经挤满围观百姓,指指点点着地上之人,互相议论纷纷起来。

“砰”的一声传来,曾沧海敲响了惊堂木,看着庆宁王松柏等人站立在门口,赶紧叫手下赐坐旁听。

“怎么又是你?此刻又来击鼓鸣冤,你到底所为何事是也?你三番五次藐视公堂,你可知道本官铁面无情,到时候办你的罪责?容不得你如此造次!来人啊!给我拖下去杖责三十!”这曾沧海一声冷笑,怒喝着师爷言道。

“你先放走离开,后又派杀手前来,要不是庆宁王率兵赶到,我此刻已经身首异处,你自己做过什么?还是老老实实交代,从我嘴里说出来那就罪加一等了!”师爷抬头起来,将衙差推开一边,指着曾沧海怒声喝到。

“你……王爷别听他胡说八道,本官两袖清风,他……根本就是栽秧嫁祸是也!”这曾沧海阵脚大乱,赶紧过来弯腰抱拳言道。

“曾大人啊!你的所作所为,我在路上就有所闻,既然这铁证如山,你就伏法认罪吧!或许皇上看在你治理多年的份上,也许还可以法外开恩。”松柏一挥右手,护卫薛飞过来摘下其顶戴官府,在众人的欢呼声中,垂头丧气被押解大牢而去。

这私盐贩卖一案,不仅这码头李员外一党全部落入法网,连衙门内曾沧海的同党也悉数难逃,在师爷的一一指证之下,终于还巴山蜀水一片青天白日。

这朝天门码头,江水翻涌朝岸边打来,商船络绎不绝,鸟儿一声鸣叫,朝着这嘉陵江面飞去,一阵浪涛过来,又激起了无数的漩涡……

由于这曾沧海伏法,自然与乌斯藏关系日益紧张,军营中操练不停,磨刀霍霍向牛羊,我们不愿意看见战火纷飞,但是想要分裂天朝的统一,对恶势力从不妥协退让。

松柏站在官船之上,望着这汹涌澎湃的涛涛江水,明白重担在肩,这一方黎民百姓的身家安危,可是都系在自己的身上,站的越高这责任就越大,为了这天下苍生,他愿意抛头颅洒热血,捍卫这西南边陲的万世宁安。

“进去吧!这外面风大!赶紧过去看看你儿子,到底取个什么名字好呢?”陈月静撩开门帘出来,拉着松柏的右手,朝着这船舱内行去。

众姐妹看着松柏进来,赶紧让开一旁,床榻之上的朱淑雯,赶紧递上“呱呱”落地的孩子,众人一阵欢声笑语,在嘉陵江面上飘荡……

言道此处了,这是故事的结束,也是故事的开始,故事以另外一个形式继续再发生……

最新网址:www.wenxuesk.com